当前位置:主页 > 化妆资讯 >

美容化妆品防伪技术全新升级一品一码全程可追

2023-11-10 化妆资讯

  行业级美容化妆品防伪溯源平台应运而生

  据全国工商联美容化妆品商会防伪技术委员会秘书长谢念慈介绍美容化妆,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我们的美容行业保持了强劲稳定的增长势头。相关数据显示:从2007年的1400亿元到4000亿元,到2017年,我国化妆品市场规模增长了138%,从未出现过因宏观经济等原因停滞或负增长的情况。随着电子商务、新零售的兴起以及各种“黑科技”在化妆品零售和营销推广中的广泛应用,化妆品市场正呈现出最好的发展势头。

  然而,在巨大的市场力量的推动下,放任了很多投机取巧者制造假冒伪劣化妆品以牟利。每年流入化妆品行业的假货价值超过100亿元。假冒产品给美妆行业带来的,远非简单的产品利润损失。危害消费者权益,威胁消费者健康,严重损害消费者对美妆品牌的信心。

  为更好地维护美容行业的良性、蓬勃发展,保护化妆品企业的品牌和市场,保护消费者的安全和权益。在全国工商联、美容化妆品行业商会各级领导的大力支持下,防伪技术专业委员会成立,指导防伪技术专业委员会自主研发上线中华全国工商联美容化妆品防伪溯源平台和全国美容化妆品正品识别码。

  无权威认证,无严谨技术,自主防伪,堪忧

  据了解,目前不少电商平台和厂商都推出了防伪码,但为何市场上的假货、水货、假货仍屡禁不止?

  据业内专家介绍,虽然化妆品市场防伪验证码众多,但大多采用非独家技术,技术门槛不高。因此,该技术一经推出便迅速被破解或被造假者模仿。从而使这个防伪功能失效。

  但是电商平台和厂商推出的防伪码,或者市面上很多防伪公司都自己搭建了一些防伪查询中心平台。因为没有权威机构背书,厂商和消费者对平台缺乏认同感,认为产品是正品。验证无非是“左手”测试“右手”,公平性有待研究。

  甚至,市场上出现了防伪标识和数据泄露的情况。归根结底,提供防伪解决方案的机构监管不严、内部管理不善、技术本身门槛低而被破解,给品牌商造成了严重损失。.

  是真的!在某网购平台输入关键词“二维码防伪”,可查询到近千条相关结果。“镭射镭射防伪”、“变温火烤防伪”、“滴漏防伪”、“荧光防伪”等市场热门防伪技术服务,以及各种查询电话、微信、网络、二维码等方式。防伪标签价格从70元到350元一万个不等,视防伪技术难易程度而定。最便宜的防伪标签每件不到 1 美分。

  知情人士透露,一些防伪标签生产企业在利益的驱使下,为不法商家制作假冒的防伪码,并将相关信息上传到自己的查询网站,甚至扫描部分假冒的防伪标签条码,输入真实的公司网站。客户往往会相信这一点。“一些防伪企业只把防伪标签当成一种赚钱的手段,既防伪又防伪。”

  以创新先进技术为保障,建立美容行业诚信体系

  据防伪技术专业委员会秘书长谢念慈介绍,全国美容化妆品防伪溯源服务平台和全国美容化妆品正品识别码由防伪行业先进的技术研发和制造商组成在国内外。国际领先的防伪技术、信息技术、软件开发技术、数字技术,具有很强的科学性。其最具特色和技术性的防伪在于它既包括显式方法,也包括隐式方法。化妆品真品标识是一项显性技术。一品一码在线信息技术让消费者轻松识别、高效查询、并快速判断产品真伪。隐藏在化妆品中的黑科技,被专家用来打假执法证件。就这样,国家美容化妆品防伪溯源平台这颗“金眼睛”,以先进的技术思路,双管齐下,让假化妆品显出“本来面目”。

  不仅如此,全国工商联美容化妆品防伪溯源平台还联合315相关机构,对申请真伪标识的产品实行预付费用的维权方式。未来,全国工商联美容化妆品防伪溯源平台还将在防伪溯源方面引入和融合更多先进技术,打造多元化的服务平台,满足企业和消费者的多样化需求。 .

  作为行业级第三方监督管理平台——全国工商联美容化妆品防伪溯源平台,不仅能有效保障消费者权益,购买安全放心的产品; 提高产品质量美容化妆,增加市场占有率,强化品牌效应。更重要的作用是通过申请定制行业真伪标签,逐步实现行业监管追溯体系的建立。正品一码的发放和管理,也可以为整个行业提供真实有效的企业大数据和行业大数据,更好地促进我国化妆品行业的快速发展。

  “寻求新出路”

  今日,据日本媒体消息,日本欧力士(Orix)公司将收购化妆品和保健食品公司DHC,预计收购价格约为30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50亿元)。

  这次巨额收购让DHC一度成为话题的中心,原来DHC自2003年进入中国以来,已经在中国走过了将近20年的时间。今天怎么样了?

  据说DHC是自己卖的

  公开资料显示,DHC于1972年由现任董事长兼社长吉田义明创立。企业成立之初,DHC从事委托翻译业务。1980年,DHC正式开展化妆品事业,事业版图不断扩大。

  除了业内知名的化妆品和保健食品,其业务板块还涵盖医药、服装内衣、啤酒、度假村、教育等领域。据外媒报道,2021财年(截至2021年7月)营业收入为901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5.87亿元),营业利润为109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5亿元)。

  ▍截取自DHC官网

  收购方欧力士是一家日本综合性金融、实业跨国集团,在纽约和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公司以租赁业务为起点,拓展至融资、投资、银行、资产管理、汽车相关产业、房地产、环境能源相关产业等多个领域。据了解,欧力士是世界500强企业之一,资产规模超过60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2660亿元)。

  从欧力士覆盖的领域之广来看,拿下DHC也就不足为奇了。对于DHC来说,公司创始人吉田义明已经81岁高龄,急需寻找能够带领公司持续发展的下一代人。这可能是该公司寻求出售的原因之一。欧力士的收购介入或将推动业务调整,努力提升企业价值。

  对于此次收购以及品牌后续在中国市场的发展计划,清妍第一时间联系了DHC中国,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日本天然化妆品的开创者之一

  说起化妆品,DHC最早进入化妆品行业是在1980年,当时日本化妆品发展迅速。然而,由于防腐剂的大量使用,不少女性也出现了皮肤敏感问题。于是,天然化妆品开始受到关注,DHC成为化妆品事业。风之一。此外,诞生于这一时期的FANCL也因创造了“不添加防腐剂”的化妆品而一举成名。

  据了解,DHC将产品定位为“任何人都可以放心使用,对皮肤温和有效”,推出首款护肤品“Pure Olive Essence 精华油”;1995年,DHC命名为橄榄油 1999年,DHC推出了明星产品橄榄油润唇膏,至今仍是其最畅销的产品之一。

  ▍资料图

  此后,DHC以橄榄油及其衍生物为基础,相继推出洁面皂、磨砂膏、护手霜、香膏等,并将化妆品业务从护肤品延伸至彩妆、身体护理、护发、精油芳香油等类。

  对于DHC来说,一个非常关键的销售方式就是通讯销售(电话和网络)。DHC 从 1983 年开始从事邮购业务,包括话务员应答拨号、自动应答拨号和传真。公开资料显示,DHC曾一度成为日本化妆品传播领域销量第一的品牌,目前是日本排名第一的化妆品企业。

  同时,DHC还采用了首创的便利店销售方式。自1999年起,其化妆品系列产品在日本的便利店销售,此后将销售网络扩展至大众零售店、药店和杂货店。线下开设直营店。截至2022年4月30日,DHC已入驻日本74,414家店铺(含直营店、便利店、药店、大型超市等)。

  目前,DHC已进入中国、美国、加拿大、英国、欧盟等地。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DHC韩国分公司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公司决定终止在韩国的业务,DHC韩国购物网站也将关闭。在退出韩国之前,DHC因为吉田义明在社交平台发表不当言论而遭到韩国网友。

  中国市场可圈可点

  随着企业的发展越来越好,从1995年开始,DHC不断开拓海外市场,并于2003年成立上海叠翠石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叠翠石),跨入海外市场。中国市场。

  当时,DHC在中国也沿用了传播渠道销售模式,同时通过百货迅速扩张。很快,DHC在中国家喻户晓。2005年,DHC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达到1亿元。

  诚然,DHC看似和大多数日本企业一样低调保守,但并不乏善可陈。据了解,目前DHC线下销售网点已超过200家,线上已进入天猫、京东、抖音等主流平台。

  以天猫店为例,DHC销量第一的产品“橄榄润唇膏”总销量超过100万支,位列天猫双十一润唇膏采购榜第五位;总销量超过10万件的产品包括:磨砂膏、洁面皂、卸妆油等。

  ▍来自天猫DHC蝴蝶翠石官方旗舰店

  在小红书上,关于DHC的笔记有5万多条。品牌本身也很活跃。比如最近推出了与IP《小黄人》的联名卸妆油产品;在直播间与美妆博主互动等

  然而,国内化妆品市场的快速变化和更严格的监管也暴露出品牌的一些问题。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以来,DHC中国关联方上海叠翠石已被处罚5次。其中三起是因为虚假宣传,涉及的产品包括明星单品橄榄润唇膏和橄榄卸妆油。

  从社交平台来看,对DHC口红产品的评价也是两极分化。有网友点赞,也有网友吐槽,疑似口红会引起唇炎。此外,DHC品牌一度对中国发表不当言论,也让​​国内不少消费者对该品牌产生反感甚至抵触情绪。

  在华日妆企业:向前奔跑

  总体来说,在国内,DHC可以算得上是稳扎稳打的选手。相比之下,以资生堂、花王为代表的日系彩妆企业则变得更加活跃和开放。

  2017年以来,我国进口日本化妆品已突破100亿,并在随后几年保持两位数高增长。2019年至2021年,日本连续三年成为我国最大的化妆品进口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今年前9个月,我国自日本进口化妆品246.92亿元,仅次于法国。

  当日本成为我国第一大化妆品进口国时,中国也成为资生堂全球第二大市场,引进新品牌、设立研发中心、发展电子商务……资生堂这几年在中国的投资可见一斑肉眼。据资生堂前三季度财报显示,中国是资生堂第二大市场,占其总收入的22.5%,仅次于日本市场。

  另一家公司花王也在加速本地化。在刚刚过去的第五届进博会上,花王旗下的Curel珂润展示了首款中日合作的面霜新品。根据今年前三季度的报告,花王化妆品在亚洲的销售额为457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3.26亿元)。

  同时,今年前三季度,高丝亚洲(不含日本)的销售额也达到了其总销售额的26.5%。该地区的主要表现日本化妆品,尤其是电子商务销售日本化妆品,都来自中国。

  但不可忽视的是,近年来,国内不断涌现出新的国产品牌,老牌国产品牌也开始进行品牌转型。化妆品市场竞争激烈。同时,受原材料价格上涨、疫情管控等不利因素影响,日本化妆品企业在华也陷入增长瓶颈。

  简而言之,中国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鉴于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这些外资企业也必须积极调整经营策略,才能继续保持在中国的市场份额。